top of page
  • 陳惠絹

好難的人生選擇題,不過若重來,答案依然不變




2012年老大要申請大學,我斗膽地以「前長庚大學講師」幫她寫了一封推薦信,效果如何不可考,但是過程中卻讓我從她的成長軌跡中再次細數自己大半輩子的生涯,說真的在決定當“周太太”這個角色時,從沒想到必須捨棄自己的專業做個「賢妻良母」,更沒想到的是有一份叫做“外交官太太”的無薪職銜竟無俚頭地闖進我的人生,沒有職前訓練、沒有相關知識訊息可涉略研讀,只是簡簡單單兩個大皮箱就從此展開了!


披上白紗時對婚姻的夢想勾劃不多,唯一的要求就是家裡一定要裝一台冷氣,因為怕熱;唯一的奢求就是能夠白頭偕老,因為在醫院裡看盡了無常;倒是對自己的事業有著無限的憧憬,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在檯面上的護理大老一樣對著一群又一群密密麻麻的白衣天使們講演著護理未來的藍天,所以即使頂著那時還少有的“護理碩士”頭銜,我仍毅然決定埋首臨床,而且是陪伴病人與死神打交道的重症加護,非常辛苦,卻可以在每一個生命故事中蓄積自己的動能,所以也許是長官慧眼識英雄,或也許是往生的靈看見了我執著護理的真誠,在二十八歲嫁做人妻的同時獲晉升為護理長,曾經以為那是夢想的起飛點,因為自己更加努力了,下班後拖著孕育的新生命,卡在托福補習班小小的桌椅裡,只為能夠爭取到公費博士留學,但是最後卻連自己都嚇了一跳,我竟是一個如此戀家的女人,所以就這樣我的人生轉了一個大彎!

真的不彎不行,以為趁年輕,小忍一下夫妻異地而居相思之苦,必能換來將來的幸福,但是自己獨自帶著甫出生的幼女與不甚熟悉的婆婆小姑同住,處境稱不上堪憐,但衝撞真的不少,而一週一到兩次貴到嚇人的越洋電話常常是千頭萬緒不知從何訴說起?更或是女兒會坐、會爬、會站的點點滴滴成長喜悅都無法共鳴!當然我也無從體會或體諒老公第一次外派的生疏辛苦與異鄉生活的寂寞,常想愛要有多濃才能經得起如此的分離與逐漸陌生?若結婚沒有比單身時更幸福快樂,為什麼要選擇進入?認真的問自己確定可以灑脫的拋夫棄女,然後遠渡重洋追求我的博士夢嗎?這題人生的選擇題真的太難了,但如果可以重來,我的答案應該還是一樣的!


於是夾雜著自己的遲疑、母親的不捨、同仁的惋惜及長官的慰留,辭呈五進五出護理部主任辦公室,最後終於以一句「如果我突然從世界上消失,請問主任會比我先生傷心難過嗎?」 讓我一夕之間從可愛的阿兵妹變成了老榮民,沒有壯士斷腕的從容,也沒有赴湯蹈火的氣概,我勇敢地、傻呼呼地提著裝有一長一短兩件閃亮亮旗袍的兩大箱行李,然後推著開始呀呀學語的大女兒,飛越太平洋萬里尋夫去,真真實實的〝外交官太太〞生涯從此開始,那年我30歲!


17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