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陳惠絹

百分百確信,我最美的身影不在廚房裡,是在...

已更新:6月6日



自幼失怙又身為長女的我,按理說來應該多少累積一些廚藝功夫,但母親的堅強能幹,加上她對我們出人頭地的期許,即使在嫁為人妻到第一次揮別職場之前,鍋碗瓢盆與我非常不熟,更不用說柴米油鹽醬醋茶,所以如果規定外交人員眷屬在領結婚證書之前必須到菜市場做一次食材辨識的跑台測試,那麼家這會兒的「外交官夫人」肯定換人做,所以回首來時路也挺佩服這位敢把我變〝牽手〞的另類「大仁哥」!

其實當被冠上「外交官夫人」如此絢麗頭銜的當下,〝洗手作羹湯〞的意義絕對遠遠超過〝優雅如名媛〞的風采,因為一家大大小小的餵養與健康就在每天得重複好幾次的切切洗洗之中,就算派駐在請得起傭人的落後國家,對於家鄉味的渴念,只能靠自己在很不一樣的一方水土裡施展“窮則變、變則通”的主婦超能力,於是就從一碗滷肉飯開始,不但逐漸扭轉了廚房與我格格不入的關係,更奠定了日後我在『移動的家』裡無可取代的地位!


因不願棄鍋投降,而得台灣阿嬤級名廚指點

不過記憶中的味道常常不是食譜按部就班教得出來的,更何況在網路還是神話的年代,完全得靠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經驗逐步累積,有時做成功了,卻和當選了總統一樣,只能高興一天,因為再做一次又走味了!不得不承認『巧婦』的境界是如此的遙不可及,還好出國前幸得同單位前輩夫人指點“不會做菜沒關係,但至少宴客碗盤架勢要出來”,所以也就仗著隨自己飄洋過海的那一大套〝大同瓷器餐具〞,硬著頭皮勇敢地在家宴起客來;沒有救援教練,也沒有可以完全依靠的食譜,只能在當地當季的食材中試著拼湊盡量符合〝色〞的菜單,當然更免不了添購許多的能把菜切得快、切得美美的”機西頭仔(台語)”,但是〝香與味〞的真功夫卻唬弄不了人的,證據就是請客前後冰箱一樣是塞爆了,然後接著幾天餐桌上除了剩菜,還不時夾雜著幾句從向來就不善巧言令色的老公嘴裡吞吐出來的安慰話語,只能說欲蓋彌彰啊!

還好有人說「成功只是複製別人的經驗,失敗才是創新的開始」,而且好歹也曾經自許成為工作上的女強人,怎可一下就棄鍋投降?從此以後,伴隨老公穿梭大大小小宴客場合的我,不再只是妝乎水水飯來茶去,腦袋突然擠出一塊空白的記憶體空間,開始慢慢地篩選、裝填“周家廚娘辦桌私房秘笈”,且不可或缺的是虛心請求遍布海外的台灣阿嬤級名廚指點,幸得她們不藏私的傾囊相授,加上自己熟能生巧的不斷練習,所以功力就逐漸躍進了!


最美的身影不在廚房裡,而是在老公幸福洋溢的笑容裡

然而心知肚明自己畢竟不是與生俱來在廚房的身影最美,所以雖已脫離那個曾被婆婆叨念著等你把菜切好天都亮的〝鈍媳〞困境,但小至下午茶、大至近20人的宴客,從採買、備料…一直到上桌,每次都得忙上幾天甚至一星期,重點是整個宴客過程,忙進忙出,然後原本自以為能優雅接待賓客的我,髮漸亂、妝漸花直到曲終人散、杯盤狼藉,不免思索自己如此精疲力盡地用心所求為何?何苦來哉?是希望有遭一日能像某些大使級夫人可以在外交史上自我吹捧或獲人歌功頌德呢?還是不免俗地為了幫助夫婿覓封侯呢?肯定不是,因為自交往男朋友以來就從來沒有如此高瞻遠矚的氣魄,那麼除了剛開始的不服輸,讓自己持之以恆的動力竟是瞬間閃入腦海的難忘畫面-就是老公第一次吃到我親手做的蛋糕,只是海綿的喔,臉上那滿足的表情竟比我點頭答應嫁給他時還要幸福洋溢百倍!


杯觥交錯時竄流人與人之間裡的真摯情感,讓廚娘的心甘情願

夠傻吧!但是天公真的疼憨人耶!在餐復一餐的沖煮炒炸中,雖未能如美國麵包師傅彼得.仁赫特(Peter Reinhart)的境界:「在一切從頭做起的烹飪過程中能感受到與大自然連結的滿足和性靈昇華」,卻也能漸漸領悟到中式飲食的烹調,就如一首交響曲需要圓融調和,而西式飲食卻如一首協奏曲,在於主奏者的盡情揮灑!

但不論是何曲目,重要的是曲目演奏時是否牽動人心,原來讓我心甘情願當廚娘辦桌的竟是在杯觥交錯時竄流在人與人之間的真摯情感! 同事間的送往迎來,筷子夾的菜有著滿滿的歡迎、不捨與祝福;僑胞面前的野人獻曝(因為很多都是阿嬤級名廚),湯瓢裡舀著的是熱呼呼的感動、感恩與感佩;至於阿兜仔們呢? 紅酒與高粱就是一個外交先禮後兵的概念,前者是促進兩國情誼,後者則是鞏固邦交,不過廚娘我更想讓他們體驗台灣人的人情味,還有順便讓他們明白中式餐點真的不是只有加了醬油的炒飯、炒麵而已 !


總之,這些杯盤間點滴堆疊出來的溫馨情感,讓一直移動著的家,真的更像家了,所以謝謝再謝謝給所有曾經以及未來是我們座上賓的親朋好友們!



16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