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陳惠絹

沒有如果,只有當下的道謝、道愛、道歉與道別

已更新:2022年4月28日


人生四道總在斷訊後的平行空間

道謝、道愛、道歉、道別的四道人生開始於臨終關懷的推廣,為的是生死兩相安,但是有多少人可以預知自己或身邊的人「如果沒有明天」? 我們其實都清楚沒有「如果」,但卻也很難真的去把握每一個當下讓情感無形地竄流在彼此之間,甚至期待著在生命終點時,見證過自己活過的至親好友將紛沓而至,然後在不捨的淚水中相擁道了又道,直到劇終!可是偏偏更多的時候是來不及、也回不去了!新冠疫情只是凸顯與快轉了這樣的畫面,因為醫院中一直都有著也許不孤獨(有外傭或看護),但肯定寂寞地、恐懼地一呼一吸著的靈魂,直到心臟斷了身體所有感官與世界的訊息,這之後再多再隆重追思追悼,又能給平行空間裡的誰呢 ?


一句謝謝,讓心甘情願有了共苦的音符

病床上躺的是近八十歲的爺爺,床旁面容疲倦憂愁卻仍刻意擠出一絲微笑的,不用猜就是老伴,因為夫妻相無非就是臉部皺紋走向,透露出幾十年來一起刻畫過的喜怒哀樂;突然因中風偏癱的爺爺,因為還在「總是風裡來雨裡去的威Man」變成凡事都得依賴他人的角色調適中,情緒異常的暴躁,不但讓照顧他的老伴不知所措,也讓還有著玻璃心的白衣小天使覺得無所適從;於是某一天在給了每天例行藥物與照護後,有了接下來的場景與對話…

我:「阿公,熊熊破病,乎你真剛苦喔!」

阿公的眼神從剛剛一副任由我們擺布的無奈閃入了被觸動的靈魂,但還是不忘男人堅強本色的說:還好啦!

我趁機發揮振奮人心的天賦說:「阿公,我照顧病人這麼多年,像你這樣堅強的人,如果願意認真配合復健,通常恢復都很不錯…」當然接著就是測試阿公四肢肌力(Muscle Power)於詼諧的互動中,阿公的眉宇間多了好幾條叫做“希望”的光芒!

但劇情開始有了轉折…我望向一直默默在旁的阿嬤說:「阿嬤!您是不是這幾天照顧阿公都沒睏好,我看您目啾攏紅紅,還有黑眼圈」,說時順勢把阿嬤從床頭拉攬至床側,讓阿公的黑眼珠裡有了阿嬤的身影,然後問阿公:「阿公,您看阿嬤,您一定很嘸甘喔!」,阿公鐵漢本色的柔情,簡短卻有力:「嗯」。

我:「所以阿公要跟阿嬤說謝謝喔!」阿嬤立刻神救援阿公說:「不用啦,尪仔某不就是要互相啊!」但臉上浮現了18歲姑娘的羞赧,圍繞在旁的幾位小白衣天使也立刻聲援老師,撒嬌地催促著阿公道謝,阿公就範,謝謝兩字彆扭地滑出他的唇齒,也滑進了阿嬤的手掌心,然後輕輕地拍著阿公的胳臂,彷彿說著:我心甘情願啦!


一句愛你,讓情深意重有了同甘的旋律

意亂情迷,不待此時待何時,我俏皮地問阿嬤:「阿嬤,阿公有甲你說過我愛你嗎 ?」阿嬤有點驚嚇,但卻也不加思索地搖搖頭,這回換我驚嚇 (當然是假裝的),然後很誇飾的口吻說:「阿公,有氣魄的查甫人不可這樣啦,來,咱來嘎阿嬤說你愛她」!不用懷疑,這時就算沒有中風,這年代的男人也會有“表達性失語症”,於是南丁格爾上身,我以教導表達性失語症病人的技巧,放慢講話速度、字正腔圓要阿公跟著我說「老﹏婆﹏,我﹏愛﹏你」,阿公睜大眼睛看著我,所有人屏氣凝神等著,突然床喀喀作響了一下,因為阿公費力地扭轉了頭怯懦地閃躲了,這時鼓勵聲再度四起,我說:「好, 別急!我們一個字一個字來..

我:老﹏,阿公:老﹏;我:婆﹏,阿公:婆﹏;

我:好棒!來兩個字一起,老﹏婆﹏,

阿公:老婆(很快卻很真實的呼喚)

我:好棒!接著說喔!我﹏愛﹏你﹏,

阿公:我﹏、我﹏ ﹏ 、我﹏ ﹏ ﹏(阿公再憋下去,這會兒我擔心的不只是他會有腦壓升高的危險,所有在場的人血壓應該也快暴血管了…),我拉起阿公大大的手握住阿嬤的小小的手,然後溫柔有力再度引導「來阿公,我們深呼吸一下…看阿嬤這裡,老﹏婆﹏」,阿公:「老^婆」,我:「我」、阿公:「我」,我:「愛﹏你﹏」、阿公:「愛﹏愛﹏愛你」!哇!哇!哇!阿嬤瞬間轉身抱住我,然後像個小女孩抽咽地說著:「他真的沒有說過,真的…真的…」,結果那天阿公床旁桌上的面紙被在場的人抽光了!老夫老妻的情深義重許多時候也許就在舉手投足之間,但一句真情流露的我愛你,就像譜著兩人愛情的旋律,哼唱時總是悅耳動人的,而這樣的記憶應該永遠不會消失!


每一個當下的道謝道愛道歉道別,讓生命有了瀟灑與從容的盡頭

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全駐足靜止在另一個人生命中,所以道別終須有,也許從此再也看不見了,但曾經的道謝、道愛或道歉,那樣的溫度讓生命有了熱能、讓孤獨掛勾不了寂寞、讓死亡只是Move to heaven!所以學會在每一個當下,道該道的謝、抱該抱的歉、傳該傳的愛、話該話的別,縱然面對新冠病毒仍需戒慎恐懼,但相信最後一哩路應該會有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瀟灑與從容!

95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